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资料中心 > 经验交流
2018年全球经济将由5个“C”决定,其中就有中国
 时间:2017/12/27 9:36:47  来源:和讯网  浏览量:197  字体大小:【 】  分享到新浪微博  转播到腾讯微博    

 

  5个“C”包括:资本支出(Capex cycle)、核心通胀(Core inflation)、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收紧(Central banks)、美国企业信用风险(Corporate credit)、中国去杠杆(China)。

  Zerohedge报道,2017年走向尾声,全球市场将在美国税改即将落地的欢歌声中迎来2018年。

  摩根士丹利近日发布报告称,2018年全球复苏周期将更加强劲、持久,2018年全球经济将由5个“C”来决定,这五大关键因素包括:

  资本支出(Capex cycle)、

  核心通胀(Core inflation)、

 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收紧(Central banks)、

  美国企业信用风险(Corporate credit)、

  中国去杠杆(China)。

  1、资本支出周期:决定复苏力度

  在过去四个季度中,随着周期性复苏和全球贸易增长,全球投资增速已开始从数年低位开始反弹。摩根士丹利表示,在基本情景下,预计2018年全球投资增长将进一步加速,这也是我们进一步预计2018年全球GDP将加速增长的核心所在。

  由于发达国家在经济复苏中走在前列,更高的产能利用率和工资增速将刺激更多的资本支出。而新兴市场方面,强劲的消费增速以及稳定的出口增长将有助于提高产能利用率,鼓励私营部门扩大资本支出。在发达国家央行相继上调利率的大背景下,资本支出增长对于支撑全球经济复苏显得尤为重要,因为强劲而持久的复苏需要更高的生产率增长。

  高盛此前发布报告显示,预计今年全球企业资本支出将增长4%,与全球经济4%的实际增速和8%的销售额增速一致,而此前其已连续下滑三年,这意味着企业对于未来盈利前景正变得越来越乐观。随着最近3-5年的大规模投资陆续见到成果,这些企业的股价将持续从有效的资本支出中受益。

  对于全球企业资本支出前景由悲观转为乐观,而此前限制企业扩大资本支出的四大因素——名义GDP增速处于低位、产能过剩、不确定性以及技术因素均有所改善。

  2013-2016年,全球资本开支平均年增长率为-6%。预计未来三年年全球资本开支平均年增长率将回升至1.5%。从不同行业来看,企业资产支出也呈现出不同趋势。

  2、核心通胀:有所抬头但仍低于目标

  本轮周期在多个方面均表现特殊,其中一个关键特征就是工资不断增长,核心通胀增速却相当温和。在受特殊因素拖累的同时,结构性因素如技术变革、全球化等也会令潜在通胀压力受限。

  随着周期性因素特别是劳动力市场收紧的提振,以及特殊因素的冲击逐步消退,摩根士丹利预计,2018年发达国家核心通胀将有所上升,但不会超过2%的目标,主要是因为结构性因素仍然在发挥作用,降低了通胀过高的风险。

  大摩预计,2018年四季度,美国核心PCE增幅将升至1.7%,今年四季度增幅预计为1.5%;欧元区同期通胀增幅将由0.9%升至1.6%,日本同期通胀增速将由0.2%升至1.0%。

  3、全球央行逐步退出宽松政策

  在美联储带领下,发达国家央行将逐步收紧宽松政策,预计美联储2018年将一共加息75个基点,同时继续稳步缩表。此外,预计欧洲央行将在2018年三季度结束QE,日本央行也将在2018年三季度调整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目标。

  尽管如此,欧元区和日本的货币政策立场仍然偏向宽松,其实际利率仍处于自然利率之下,而美国实际利率可能会在2019年一季度超过自然利率。生产率的提高以及投资加速增长将继续支撑本轮周期,并部分抵消发达国家央行逐步收紧政策带来的冲击。

  4、美国企业信用风险

  美国在本轮周期中走在前列,因此风险也很有可能从美国开始显现。借鉴美国过去两个周期的经验教训,摩根士丹利认为,金融稳定风险对本轮周期的威胁要大于价格稳定风险。随着利率不断走高,非金融企业部门的风险敞口最高,其杠杆率已从2012年二季度的65%上涨到了2017年三季度的72%。

  总体来看,美联储加息对于企业利息覆盖率的冲击是比较温和的,尽管目前企业利息覆盖率有所下降,但从历史水平来看仍处于高位。然而,一些高杠杆、高风险的企业将受到较大冲击。实际上,BBB级债券占投资级债券比例目前已从2008年底的37%上升至50%。随着利率上升、信用利差扩大,总体金融环境可能将明显收紧。

  5、中国金融政策收紧

  中国当局已开始采取多种措施加紧防范金融风险、提高经济增长质量,这令部分人担心金融环境收紧是否会令中国经济出现类似于2013-2015年那样的放缓。

  但摩根士丹利认为,中国金融政策收紧将是循序渐进的,目前中国经济在四个方面与2013-2015时期有很大不同:1.中国目前出口增长保持强劲;2.工资增长进一步推动消费增长;3.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库存水平更加健康;4.2015年初以来的去产能行动令工业部门利润有所改善。这些因素将帮助中国抵消去杠杆带来的冲击。

  简而言之,摩根士丹利表示,投资增速回升、核心通胀率逐渐走高、货币政策正常化稳步推进、美国金融稳定性风险和中国金融政策收紧这些都将在2018年上演。从市场角度来看,大摩强调,随着通膨上升、金融环境收紧,市场可能面临更多挑战。因此,建议投资者关注发达国家股市、新兴市场固定收益市场以及美国国债。

  Zerohedge调侃称,摩根士丹利似乎遗漏了一个C——数字货币(cryptocurrencies)。

  实际上,2017年可谓比特币年,其涨幅秒杀所有传统资产。截止12月18日,全球多家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报价已逼近20000美元大关,而年初比特币还徘徊在1000美元附近,年涨幅将近20倍。而在过去八年里,比特币总共上涨了2200万倍。目前比特币的市值达到了3000亿美元,超越了2910亿美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(SDR)储备金总额。

  除了比特币外,莱特币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均涨势惊人。如果把数字资产和比特币市值加在一起,估计总值已经超过了5000亿美元。分析认为,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、充裕的市场流动性、不断向好的经济前景、持续降低的风险厌恶情绪等因素,都助长了市场乐观情绪甚至投机情绪。

  数字货币的火爆令芝加哥期权交易所(Cboe)、芝加哥商品交易所(CME)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,德意志交易所也在酝酿之中。Cryptocompare创始人Charles Hayter表示,期货代表机构投资者对数字货币的兴趣正逐步释放,高波动性资产的期货推出首周仍不免候场观望,导致日交易量不高,但未来需求会急速增加。

  不过,多家机构和监管当局开始不断警示数字货币的泡沫风险了。韩国企划财政部12月13日正式宣布,针对近期韩国境内流行的虚拟货币交易推出管制措施,可概括为“原则上禁止,实际操作上以监管为主”,近期,英国、法国等国监管层也发声,提醒投资者警惕比特币风险。

  中国银行(601988,股吧)原行长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表示,比特币价格泡沫已经够大了,它根本不值现在的钱,完全是炒作起来的价格。如果规范不好的话,可能像荷兰“郁金香狂热”泡沫事件。

  摩根大通CEO杰米-戴蒙也曾表示,加密货币是一场“骗局”,比郁金香泡沫更糟糕。

 

 
 
 
网站管理:江苏省金茂国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